湛江新娘妆资讯

湛江新娘妆资讯为您网罗新娘妆的行业资讯,给您提供相关的行业知识。

记忆 | 丁香来“客”

丁香花园里有座一号楼,那里,总有人会来看看。他们是谁?看的是什么?

2009-2015年,我在丁香花园工作时,每年春节以后,总有许多陌生客,不惊动他人,悄悄地、静静地来到丁香花园。他们不走院子,就在花园的一号楼周边走走;有时候还会到一号楼的楼下几间房间看看。有时候,他们谁也不打扰,悄悄地来了,随后就悄悄地走了。

一 】
2010年3月的一天,来了一位“陌生客”。她穿着很平常的衣服,咖啡色茄克外套,彩色丝巾,气质不凡。走进院子,她似乎对周围环境很熟悉,对其他美景都不感兴趣,直接往一号楼走去。她是要看什么呢?我迎了上去,陪她到一楼。
她仔仔细细看着房间的每一个角落,在最里面的主间房停留了片刻,静默着,似乎在沉思着什么。我马上知道,她是来缅怀陈赓将军的。她说,这是将军逝世的房间。我说,陈赓将军是1961年3月16日在这里逝世的,太可惜了,才58岁……她看我惋惜的神态,又对陈赓将军这么敬佩、了解,方才道出:她是将军的女儿。我脱口而出:“陈知进,陈医生。”陈知进是解放军总医院麻醉手术中心主任医师、教授。
走出门外,她说,院内院外已大变样了,包括房间的格局。我告诉她,前几年院内院外都进行了大整修。当时,电视台正在重播连续剧《陈赓大将》,我几乎每一集都看,完全沉浸在那个时代中,被陈赓将军的英雄气概所感染、感动。于是我问道:“侯勇演陈赓将军,演得可以吗?”她点点头,说还可以。接着,我们就聊起了陈赓将军的革命经历,从黄埔军校征战到上海狼窝锄奸;从亲历长征的艰难险阻到带着三八六旅在太岳山坳打鬼子……
我还讲到宋庆龄在上世纪三十年代营救陈赓将军的故事。大概是她在医院工作的缘故吧,她对宋庆龄特别敬重,她说宋庆龄跟父亲关系很好,在她父亲被抓捕的时候,就是宋庆龄亲自到监狱里看望并想方设法营救出来的。说着,她神情中充满了尊重,是怀念父亲,也是怀念宋庆龄。我说,陈赓将军在上海疗养时,他还曾亲自拜访宋庆龄,并送花篮到宋庆龄寓所,宋庆龄办公室收到后亲自回信表示感谢。陈赓将军病逝后,宋庆龄也万分难受……
我们在院子里走着,聊着。她对其他景色不怎么感兴趣,只是在一号楼前面的假山旁停了下来,抚摸着假山石,充满了感情。当时我也不明白是怎么回事,只是藏在心里一个疑问。
【 二 】
2013年,夏秋季的交替时光,经常有人来到丁香花园一号楼来瞻仰。那天上午十点左右,天气特别好,五六位年过花甲的男男女女缓缓从大门口方向走来,在一号楼门口停下来了。他们看来都很熟悉这个地方,好像也不止一次来过这里。我赶紧走了过去,说道:“欢迎,欢迎!”他们走到一号楼的第一层的房间,说这说那、问这问那,有时候,还会纠正彼此的说法。当说到当年陈赓将军逝世时的床放在什么地方的时候,我指着进门右手墙边这个位置,他们朝我看看,很惊讶,表示同意我的看法。我感觉他们是和将军有感情、有特殊关系的人。
人群中有一位穿着微红连衫裙的妇女,特别有气质,普通话也说得好,看到我这么认真,就问我说:“丁香花园来活动的老干部们现在都好吗?”我说:“蛮好的。”她告诉我,她叫周秉德。我马上回答道,您是总理的侄女啊。
总理和陈赓将军在半个世纪革命生涯中结下了深厚的革命友谊。1961年3月16日陈赓将军逝世,周总理在广州开会,得知噩耗,非常难过,请求陈赓大将的追悼会要等他回北京以后再召开,并亲自为陈赓大将骨灰盒上题字,并连连说,可惜、可惜……我说,陈赓将军永远活在我们心中,总理也永远活在我们心中……我们又谈起总理在中南海的日子。1949年后,总理把最喜欢的侄女周秉德带在身边,视为女儿,居住在一起,直到1964年9月,周秉德结婚离开。看我谈到这些细节小事,头头是道,她点头表示认可。她看到我对曾经陈赓将军当时所住的房间、所有的摆设都了解得很清楚,因此,聊得很多。
在我们交谈过程中,走过来一位军人气质的老人,周秉德连连招呼他。他说,我叫陈知建。他穿着很朴素,短袖灰裤子。他告诉我,我们脚下的这块大草地,原来是种植蔬菜的。接着他也走到了那块假山石旁,说道,我们小时候在这里玩耍,拍过照片。
1961年陈赓与家人在丁香花园假山前合影
这时候我恍然大悟,他的妹妹陈知进当年走到这假山石下停留,原来是因为这里留下了他们兄妹小时候的印记和足迹啊!后来,我看到了这张全家福,那时候他们都是小孩子,如今也都已年过花甲……
【 三 】
3月16日这天,总会有人来怀念革命前辈陈赓将军,有时候是一两个人,有时候三五成群。碰到这样的人,我总是热情接待,和他们交流对陈赓将军的尊敬与热爱。
经常来活动的一位老机要工作者叫姜文焜。他曾经跟我说,这里发生了很多故事。一号楼曾经是很多领导办公休养的地方,当然,最难忘最令人伤心的就是陈赓将军在此逝世。还有一位老人陈国,也是老机要工作者,他曾跟随陈老总进上海,他也对我说过,一号楼的故事很多,要好好研究传承。所以,有时候我走在一号楼里,会肃然起敬:说不定这就是陈赓将军当年走过的地方和摸过的扶手呢?
最难忘的是一位老者。那是在2014年中秋节的一天,院子里特别安静,连树叶掉下来都有沙沙的响声。这位老人来了,说,他曾经是陈赓将军部下,今天他要向老首长说说心里话。他说着说着,眼睛里闪出泪花,充满感情。我很遗憾,没能留下他的名字,我问他,他不肯说;留他吃饭,更是不肯,倔强得很。我打量着他,眉毛已经白了,穿着发白的旧军装,满头的白发,步履蹒跚,但离开丁香花园时,步伐是那么坚定。他说,我来瞻仰过将军逝世的地方,就满足了!
今年7月1日是中国共产党建党101周年的日子,此刻,我们更加怀念革命前辈。谨以此篇小文,纪念陈赓将军,他永远活在我们的心中!

点击下面篇目链接,可阅读夜光杯微信公众号5月高点击率美文:

问候达式常老师

刘子枫走了,重温一下他献给母亲的文字

记忆|今天是邱岳峰一百岁诞辰,重温那些经典声音的往事

节气|小满,绿叶成阴子满枝

记忆|赵静:大道至简,母亲一样的秦怡老师

cache
Processed in 0.014331 Second.